北京肾病医院中文期刊与文化自信之我见-蝌蚪士

中文期刊与文化自信之我见-蝌蚪士金叶佛甲草

特别声明
本平台推出文稿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目的,旨在传播学术研究信息、净化大学教育与科研生态环境。但声明该文仅代表原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意味着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异议或侵权,本平台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期望读者关注点赞《蝌蚪士》公益事业:为苦逼科民发声、并贡献正义的智力;且为平民大众免费科普,使之走进科学、传承科学、壮大科学——人人都能成为真才实学的蝌蚪士(主编| 赛德夫).
1
语言只是思想的载体,而非思想本身
——关于中文期刊与文化自信之我见
(作者|吕陈君)
一篇科研论文究竟用英文写作还是用中文写作、发表到中文期刊还是Science、Nature等英文期刊,哪个更好呢?
首先,我们要搞明白的是:一篇论文的内在或真正的价值完全只在于其思想,而不是它用什么语言来写作。语言只是思想的载体侠客行吴健版,而非思想本身。最重要的是思想豪门罪妻,而非语言。一篇论文,无论用中文来写作,还是用英文来写作,其思想价值是完全等价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程菲跳。
当然,论文用英文写作,发表到国外英文期刊上贝克曼重排,现在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更好地跟国外同行交流,更快地获得学术承认及名誉。
因此,大家私下里经常说的就是:要想尽快地在国内学术界风生水起,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在国外发表论文,最好获个什么奖,先让老外承认我的成果,“墙里开花墙外香”。
譬如,陆家羲的组合数学论文,要是不先在国外发表,国内谁会理你啊?屠呦呦要是不先在国外获奖,国内谁认识你啊?
这些理由说起来都对。目前国际上英文论文是主流,发表在英文期刊上肯定更有利于学术交流,这么做也是非常明智、理性的。
但是,凡事不能过,如果中国科学家都这么想,都这么做,第一流的论文非得发表在英文期刊上不可,中文期刊只能发表二、三流的论文,这就大有问题了。大家在这个问题上,还有一些认识上的误区淘宝优站,下面我就概括性地来讲一讲。
第一,有一种观点认为,如果不发表在英文期刊上,那就没办法进行国际学术交流,这样就根本不可能做一流的研究成果来。这种观点其实是不对的。
我读过一篇回忆爱因斯坦在普林斯顿的文章,说他英语并不熟,往往一句话里还要带出几个德文来。爱因斯坦自己也说过,科学思维跟语言并没有多大关系,科学研究上最重要的是直觉思维。他的原话是这么说的:“写下来的词句或说出来的语言在我的思维机制里似乎不起任何作用。”所以,做一流的研究跟语言无关。
其次,做一流的研究其实也不需要太多的学术交流。施一公院士在一篇文章中谈到他的美国导师,竟然对一位来访的诺贝尔奖得主演讲全无兴趣。真正做出一流研究的人,往往都是从最基本的概念入手的净身吧 ,这些概念谁都能理解。我讲的意思并不是说学术交流不重要,而是说我们也不必看得那么重要。能交流当然更好,不能交流照样也能做出一流成果来。科学上的创新最关键是要形成自己的思想,并最终严格地表达出来,别人的想法都只是参考。大科学家们都是艺术家,他们建立一个理论,其实都是在建立自己的思想王国。再者,现在网络这么发达,要了解新知识也很方便,在研究过程中,参考一下就行。所以,学术交流真的没那么重要,佩雷尔曼跟谁交流呢?科学研究上,最重要的是你自己有没有形成特别好的想法,特别是在基础理论方面的新思想。就拿我自己熟悉的集合论来说,我还是相信P.J.Cohen对它的评价:现在要想在这个领域要取得突破,“我们必须整个地放弃科学的计划并且返回到差不多是本能的水平,即与人们最初开始思考数学问题时的精神状态多少相似的状态。”科学是神圣的,但真的没那么神秘,其出发点必定是简洁的。
第二,在英文期刊上发表论文的好处是便于跟国外同行交流,但用中文写作论文、发表在中文期刊上的好处就是:利于科学精神在中国文化中深扎下根。
潘建伟院士在一篇文章里讲了两件事,他在欧洲工作时,一次是在医院住院,一次是去爬阿尔卑斯山,碰到两位普通读者,居然读过他发表在Nature上的论文,还能谈出自己一些看法。
我们都知道邻水天气预报,论文发表只是科学研究的最后一步,一项新理论要获得学术承认是需要有一个过程的,也是很不容易的,其中充满了诸多不确定性。所以,中国科学要真正走向世界一流水平,不能像搞足球那样,只是国家重金扶持的少数精英运动,而要像搞乒乓球那样,要让科学精神真正在中国文化中深扎下根来,让科学思想真正成为国民思想之主流。
我们都知道,量子力学的创立是科学史上的一大奇迹,其创建者差不多都是20岁出头的年青人。一个科学家的思想黄金时期也就是在他25岁-45岁之间。不要把科学看成是高高在上、神秘的圣殿,科学其实是大家都可以去探索的无限荒原。在高等教育普及化、思想市场网络化的21世纪,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科学家,至少任何人都有评价科学知识的能力或权力。未来的科学家e领卡盟,甚至可能很多都是隐身在网络世界中的“黑客”,而非传统的研究员、教授。网络改变了世界,也将改变科学。只要逻辑上没问题,甚至每个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的一套科学理论来。科学绝不是少数人的禁地cciee,那样科学就没有生命力了。历史地看,科学也是一种文化,科学的形态将会在网络时代发生巨大的改变,这也更加符合科学精神的本质特征。正如集合论创始人、德国数学家Cantor讲的那样:“数学的本质恰恰在于其自由性。”
所以,我们就不能说,如果你不懂英语,不用英文写论文,你就没有科学素质,没有科研的能力。科学的价值在于其思想,我再次强调:思想跟语言无关,——语言只跟思想的表达有关。这样,如果一流的科学论文都用英文来写作,都发表到国外英文期刊上去了,显然对中国普遍读者来说,就失去了阅读的机会,久而久之,就不利于科学精神在中国文化中扎根。你不能说,科学跟普通读者没关系,或者,你要求普通读者都去看英文期刊。如果只是为了追求科学研究的乐趣,我觉得中文写作要远比英文写作更有意义,因为,这会让更多的中国人认识科学,热爱科学。
当然,现在论文发表在英文期刊上更容易获得所谓的“成功”,但绝不能因此完全否认中文写作的价值和意义。两者各有各的理由和好处五十音图表。我们不能否认中文写作和中文期刊,为长远计,更要鼓励这种行为。
打个比喻,一个中国科学家用英文写出诺贝尔奖级的论文,那只是他个人和中国“国家队”的荣誉;但一个中国科学家要是能用中文写出“广义相对论”这样的经典科学论文余程万,那就是中国文化之荣誉了,唯有如此,才能说明科学精神已在中国文化里深扎下了根。虽然杨振宁先生认为易经影响了汉字,汉字又影响了中国人的科学思维,但我还是抱有这样一种朴素之文化信念:用中文也完全可以写出一流的、甚至经典性的科学论文来。
第三,最重要的是,中国自己要办出世界一流的学术期刊来铁血江桥,可以发表英文论文,但更应该鼓励发表中文论文。这里,最关键的是一个学术评价标准体系的问题。
如果中国的一流论文都要先拿到国外去发表,然后国内才来承认,这就说明,中国科学界永远只是一个瘸子,永远只能按照西方科学家制定的学术标准去做“代工”。出了一个陆家羲,自己没法评定,出了一个屠呦呦,自己也没法评定,要是再出一个爱因斯坦,自己更是没法评定。如果这种情况不改变,中国能成为一流的科学强国吗?
中国要办出自己的一流期刊,中国科学家要多进行国际学术交流九转金身决,这些都没错。但是,凡事不能过头。如果这变成了非得要在Science、Nature上发表论文不可,我们只承认英文期刊的学术成果,胡中惠觉得中文期刊的学术成果就要低人一等,这就对中国科学有大害了。久而久之,它就会变成一种精致的科学功利主义,完全背逆科学研究之初衷了。因为猎塔湖水怪,一篇论文的学术价值只在于其思想头头是道造句,跟用英文写作还是中文写作无关。甚至,国际学术交流也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自己要理解科学,热爱科学,要形成自己创造性的科学思想。
所以,在目前科学功利主义盛行的大环境下,我们倒是更应该多鼓励科学论文的中文写作北京肾病医院,多在中文期刊上发表。思想是第一位的,语言是第二位的,不能本末倒置。如果在中文期刊上多发表一些一流的论文,能冒出来几个爱因斯坦、狄拉克、杨振宁式的人物(哪怕一个也行),我们还怕没有“文化自信”吗?但恰恰就是,如果出现这样一位天才式的人物或这样一篇天才式的论文,中文期刊都没法评定,非得译成英文拿到国外去发表才行(像陆家羲那样),这才是中国科学界最可悲、最可恨、最可怜的地方。
2中国办好英文期刊也有助于增强自信
(作者|宁笔)
最近,关于中国期刊的讨论很多。主动被动地,我不得不发表些意见建议。
整理一下我近期的观点,大致有:
1. 中国办好英文期刊也有助于增强自信。这个道理其实非常简单,和我们办好奥运会有助于增强自信一样一样的,用国际通行规则办好世界大事,挺好。如果我们能够办好世界杯(今生可以期待吗?)那就更好了,不过有点担心中国男足的表现,呵呵~~~但中国人在英文期刊的表现,一定比中国男足强吧?以中国目前的科研水平,应该不用担心的大闯五台山。
2. 不要将中国英文期刊和中国中文期刊对立起来。二者均是中国的,办好了,均有利于中国科技的发展。
3.中国已经办好了少量的英文期刊。比如Cell Research,Nano Research,Light,National Science Review等清华认证。这些期刊的成功经验各不相同,但均有一定的可复制性。
4. 中国有能力办好更多的英文期刊。中国现在可以办好G20,办好APEC,参与世界银行等大型国际组织的管理,一定也有能力办好更多的英文期刊。
5. 中国的英文期刊数量,相对于中文期刊,太少。中国现在的中文学术期刊,8000种肯定有;而英文呢?也就300种左右吧魔法传奇。很多学科,一种英文期刊都没有。
6. 中国的英文期刊数量,相对于日本等其他母语为非英语的国家,也很少。以日本为例,其学术期刊总数3000种以上,但英文期刊至少500种以上。
站在国家层面,其实类似于一个企业,需要产品组合的,既需要面向全球科学共同体的英文期刊恶魔之水,也需要面向国内科研工作者的中文期刊,并不冲突的。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