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子中年女人婚(Fang)姻(Shi)危机-美人心思

中年女人婚(Fang)姻(Shi)危机-美人心思
在婚姻这件事里,中年危机的到来是不分性别的。
对于女人来说,甚至客观上更为来势汹汹。

用多少大牌护肤品也无法阻挡容颜衰老,与此同时到来的还有因为N年之痒而变得淡
漠和可能脆弱的夫妻关系问题。
每个中年女人无论是否有过对此的心理建设准备,都有各自的应对办法,有的出乎意
料顺利,有的则困难重重。

运气当然重要,面对选择时的心态同样不可或缺。

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这次实录的主人公们的故事和她们对于女人婚姻中年危机的态度吧,或许能给正在和即将经历这个过程的你们一些启示。
实录部分:
@腊月冬梅 女 三十七岁 电商公司BD 已婚
我爸妈那辈人,在我小时候经常喜欢说一句话
说夫妻年轻的时候折腾折腾年纪大点心就定了
就不会嫌日子过得好闹分家了珈蓝神殿。
我和老公算是相逢于患难之时吧,二十八岁认识他的时候我正在生一场大病苏丹的禁宫,
找男人的标准忽然从梦中情人型降成有人要就好。
他也是经历了一次生意和婚姻的失败,比我大四岁,心灰意冷地想随便找个人结婚。
我们都没想到的是,这次婚姻神启般地拯救了我们两个人。
我的身体在结婚前自愈得几乎和健康人没两样,
而他也在结婚典礼前接到了旧日一个欠钱的客户忽然发迹后的还钱的电话,正是这笔钱让他翻了身。
我们对这段婚姻充满了感恩和快乐。
可是在两年前,中年危机忽然就如影随形地附着在我们两个人身上。
首先是他事业顺利以后应酬变多,陪我的时间日益变少。
后来情况愈演愈烈,我有个闺蜜,晚上亲眼看到他搂着一个小姐气非常足穿廉价皮裙的姑娘进了酒店。
中年危机,大概就是一件接一件你之前从未想过要承受的事儿赶在一起出现吧。
我爸又忽然脑梗。先回老家,还好,他开着车送我回去的陈伟群,怕我精神恍惚不能开车吕夏葳。
进县里的时候要看盘山公路,坡陡弯急,车灯都感觉照出去没多远就掉下了悬崖。
结束了危险的路段,我看着他的侧脸有些恍惚。
男人到底是种怎样的动物,可以搂着陌生的女孩翻雨覆雨,也可以跟结发妻子患难与共贪欢记。
还好我爸命大,在县里的医院都没留下什么后遗症。
接回家的那天我们都提心吊胆不敢睡千金子,他躺下后,我在院子里踱步,他坐在门口抽烟。
他让我陪他坐会儿,我坐下来,他攥着我的手跟我说:都过去了。
我没说话。
他又说:金金(我的闺蜜)跟你说了吧,其实我也看见她了当时。
我还是没说话。
他揉了揉眼睛甩掉烟说:对不起啊!
唉,还是见不得男人哭啊。
开车回家,除了下山的路,他的一只手一直没再松开我的手。
车到山前必有路,有时候,可能该你能过去的,总会以不同的方式过去。

@米妮不是老鼠 女 四十二岁 HR 离异
我是三十九岁离婚的,刚离婚之后的那个月他搬了出去,我有时候早上醒来还回不过神,坐起身清醒了,还要去抽屉翻出离婚证来佐证这不是一场梦境。
做了四年多的全职太太,最深的感觉是越来越害怕。
其实在知道他有一个包养了一年多的姑娘之前,我就已经开始害怕。
倒未必完全是因为跟他的疏离,更是因为自己和社会的脱节。
我的朋友们没有一个像我一样是全职太太。
其实离职之前,我比她们的职业前景都好,北京的好几家后来上市的企业都给我发过offer。我这个人要面子,工作比较拼,所以老板都很喜欢。
可是为了他的发展和我们的孩子,我还是选择了做全职太太,成了家就一定要为家庭有所牺牲,这是自然的事。
害怕是因为跟不上变化,尤其是空虚小房东香朵儿,我有时候盯着天花板想,哪怕是做个兼职也好。
他一直不同意,觉得没意义。
我的中年危机,与其说是寂寞,不如说是空虚。
再接着,我就发现了我老公在外面的事儿。
现在,这三年过去,我总算是缓过了劲儿,孩子给了判给了他,我呢也开始重新找了工作周秋波,事实上并没有他说的或者我以为的那么难。
以前的经验还是帮了我少忙,现在已经重新走上了行政岗位。。
虽然我知道只要想努力什么时候都不晚是句鸡汤,但人有时候就得自欺欺人,尤其在低谷。
无论如何,我现在没有危机,只期待转机。

@不文静女孩 女 三十七岁 独立书店经营者 已婚
其实直到三十五岁我还觉得自己是个特幸运的女人。
跟先生是三十二岁结的婚,他比我大一岁,基本算的上是相敬如宾吧。
两个人之前都经历不少,所以婚后的生活很平静,也没有要孩子纪委在行动。
三十五岁生日是和几个闺蜜一起去海南过的,那天我们在海边吃晚餐。
听着她们纷纷吐槽自己的老公在外面有问题吴宝春。
我还心里一半得意一半好意地安慰她们。
谁能想到,接下来的一年,姜一郎我自己的婚姻中年坎坷就毫无预兆地到来了。
问题首先就出现在房事上,我明显能感觉到他的腻。
我开始还认为是他的心思都在创业上,可有两次他不在家,我在他电脑上都在文件夹里发现了AV的合辑。
这让我恐慌王宛尘,然而又无法开口。
直到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我之后,终于有一天我不开心地跟他为这件事吵架。
还脱口而出:你是不是对我没兴趣了。
谁想到他的回答让我崩溃,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得跟你坦白,我喜欢上别人了。
别人,是他公司隔壁一个借贷公司的前台,二十刚出头的东北妞,人虽然虎气,但确实发育得好.
我是那种吃不胖的瘦型,穿衣服好看,然而她是青春正当时独活草,胸大屁股翘,皮肤白得像瓷娃娃。
那就无非两条路了,离婚还是继续。
其实心里是绝望的,但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问他。
还好,老天待我不算最薄,虽然花了心可还是有良心的海布里球场,当初没看走眼。
他道歉,抱着我哭了一下午,说出去办点事,回来就跟我说,处理好了。
如果我能原谅,就继续一起过.
如果我过不了坎,他就净身出户,房子留给我,他可以先住公司。
那天晚上是我们除了谈恋爱的时候唯一一次彻夜长谈.
谈了很多,甚至直接谈到了腻的问题。
后来又说到了要不要个孩子之类,然后昏睡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在他怀里,我们躺在沙发里,阳光很好。
当时我想:这就是中年危机吗?我算过来了吗?
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法回答这两个问题.
不过所幸出轨的事儿就这样告一段落了,我们过得还算平静。

以上,是今天的实录。
我不知道是哪件事更让人焦虑,中年还是婚姻危机?
其实拆分起来看也别有深意。
它们并没有特别的因果关系,但是又好像紧密相连。
如果你也有过中年危机,最终是如何度过的了?
留言告诉我你的经历,希望你未来的路,一直快乐平顺。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