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世力士乐中美金牌编剧导演坐阵“派乐盟”论坛,一举攻破“创新、改编、观众”三大难题-第一制片人

中美金牌编剧导演坐阵“派乐盟”论坛,一举攻破“创新、改编、观众”三大难题-第一制片人

文|小熊星

从左至右依次为:周黎明、Vaun Wilmott、张永琛、Nicole Clemens、五百
第23届上海电视节期间,由派乐传媒、上海电视节组委会、上海戏剧学院联合举办的第三届“派乐盟”峰会——“内容创新与剧本品质”高峰论坛,在6月15日如期举行。
在论坛上,美剧《越狱》编剧兼执行制片人Vaun Wilmott以及Anonymous公司总经理、好莱坞金牌制作人Nicole Clemens亲临现场,与国内资深编剧张永琛,著名导演、五元文化创始人五百以及中国著名文化评论人周黎明“坐而论道”,就影视剧创作中的焦点问题展开深入讨论。尤其在影视剧内容创新与改编的交流中,四位嘉宾深度结合了自己的从业经验,分享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宝贵经验。

谈创新:
如何在套路中寻求创新?
当下的中国影视剧行业正处于飞速发展的阶段,每年有多达15000集的立项,如此数量庞大的剧集,势必导致其中套路者多崔走召新书,缺乏新意者少博世力士乐,观众愈加审美疲劳。剧集内容的创新迫在眉睫。如何在固有的套路之中寻求创新?创新的尺度、界限又如何把握?美国的领先经验是否能够给予中国市场一些启示?

执行制片人Vaun Wilmott
美国市场平台主导创新。拥有美国经验发言权的Vaun Wilmott首先表示,美剧模式也是有套路的,但它的套路之中拥有一些灵活性。众所周知,好莱坞影视工业在技术、平台、形式等方面都形成了非常成熟的体系,这种经过多年发展、积淀形成的体系拥有标准化的流程和模式,如每季通常为24集,封闭式的结尾。但随着网络平台的飞速发展,这些固有的套路也拥有了很多的灵活性。“在网络平台我们有了很大的自由度,比如在风格上,在题材上都有一些灵活性,只要让你觉得兴奋的、有激情的任何题材都可以去追求。而且24集中每一集都是独立的,很多新的想法可以实现了。” 谈到这些变化,VaunWilmott非常兴奋,他认为有了这种灵活度就一定会有创新。在创新的尺度把握上,他给编剧的建议是:首先要遵循一定的故事架构,在架构内突破边界,寻求创新。比如美剧《冰血暴》就是掌握这种灵活性的典范,Vaun Wilmott主导的《越狱》第五季也是如此,他以《奥德赛》的冒险元素作为引子,使“通过不懈的争斗回归家庭”成为这一季的框架,然后再做出细节和手法上的创新。
资深编剧张永琛
终极的创新就是价值观。相比美国的平台主导创新,中国市场则少了很多限制。作为派乐的当家人,张永琛也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在他看来,影视剧用以最大可能满足人们的梦想、愿望,这既是它的本质也是最大的套路。在此套路之中的创新有三个层面:一、表达方式;二、创作理念;三、价值观。他认为,电视剧发展到今天,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一个故事所能包容的,它应该是一个编剧的世界。所以一部剧到底想向人们传达怎样的价值观,将变得越来越重要。张永琛的三个层面以层层递进的方式来解析故事创新的根本,即无论故事的外在形式怎么变化,即便是穿越、玄幻等这些新题材,最终都是要向观众去传达故事内在的价值观,编剧需要通过有新意的手段,让故事的内核、主题价值观得到清晰的呈现。
谈改编:
忠于原著还是彻底颠覆?
一直以来,文学作品的影视化改编对编剧来讲都是非常大的一个难点,尤其近几年来,网络IP的飞速发展将更多的改编作品推至荧屏之上奇台人网。忠实于原著还是彻底颠覆,都有很大的冒险色彩,与此相关的各类争议也从未停止过。
最大的底线是互相尊重阿贵庙。派乐作为“中国第一编剧团队”,拥有100多位签约编剧,涉及武侠、古言、权谋、悬疑、科幻、喜剧等多品类的27个编剧工作室,其创作涵盖电视剧、电影、网剧、网络大电影、游戏、漫画全品类剧本。他们遇到的改编作品数不胜数,尤其是编剧出身的张永琛,在此方面的经验堪称丰富。
早在互联网文学兴起之前,张永琛就曾改编过国内许多知名作家的作品,像林语堂,像严歌苓等等。他改编的原则就是尊重原著精髓的基础上伯俊软件,完全遵循戏剧规律,这其中不乏一些改编幅度非常大的创作。他认为小说和电视剧的表达是两个范畴,完全遵从小说的表达就不是电视剧,就失去了做编剧的职责。而在互联网文学兴起之后,在互联网的语境下,改编作品除了尊重影视创作规律之外,还要尊重粉丝。尤其在《孤芳不自赏》的剧本改编时,由于没有盲目考虑原著读者的感受,严格按照戏剧规律进行改编,尽管剧作很大程度地尊重了原著,得到了原著作者的认可,却遭到不少“原著粉”的不满。这种状况在作品改编过程中时有发生,对编剧来讲,这是最近两年在改编作品过程中的一个新挑战。

Anonymous公司总经理、好莱坞金牌制作人Nicole Clemens
把创意导入古老的故事。对于国情完全不同的美国,自然是没有如此火热的网络IP现象,但他们有自己的另一种创作方式。拿Vaun Wilmott主导的《越狱》第五季来说,虽然是原创作品,却借鉴了古希腊史诗《奥德赛》的元素,剧中所有不断冒险的旅程,都可以跟《奥德赛》的故事认祖归宗。此外,他的另一部作品《圣域》则是从《圣经》里面借鉴了一些元素,以天使的角度来叙事。他认为《圣经》包括任何的宗教都是有些古老的耳熟能详的故事,而且立刻能找到共鸣的,编剧只是以自己的视角,把当下的情绪、价值观等创意导入到一个古老的故事中。其创作与改编并没有触及到《圣经》受众的价值观核心,这使得《圣域》并没有触怒基督徒,剧作播出非常顺畅,没有收到任何负面的反馈。

中国著名文化评论人周黎明
其实小唐璜情史,真正的经典不论改编成功还是失败,对其都不会有所影响。金庸的小说常出现在改编作品之列,每个改编的影视版本也都不同,但统一的是希特勒回来了,这些改编作品的好坏对原作小说没有任何影响。希望看到完整原著精神的粉丝看小说就完全可以满足,如果希望看到一些新元素、新面貌的读者就要试着去接受符合影视化需求的再创作。塔琳托娅影像和文字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载体戈尔法,自然有不同的表达方式。拍过改编剧集《心理罪》的导演五百在现场讨论中也表示,小说、剧本、影视是三个完全不同的语境维度,逐字还原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所以希望观众能试着去理解并接受。然而在目前的中国,这场原著与改编之间的拉锯战还将旷日持久。
谈观众:
绝不妥协,但要给予意料之外的惊喜
在互联网大数据时代,美、日、韩等国家的剧集常常会依托于大数据陶笛好学吗,采用边拍边播的模式,便于通过试播集的反馈来进行调整。台湾也在很多年前就采用这种形式。小编曾听一位台湾导演提起烈火女警花,在台湾拍戏就像炒股票看大盘一样,每周播放剧集时都要紧盯收视数据,常常根据数据的结果来调整情节和人物,甚至会出现一开始定好的男一号下周可能就直接“被写死”了。中国并不具备边拍边播的环境,却拥有最大的收视群体,他们的力量不容小觑白醋甘油 ,当编剧在为剧集筹划内容时,如何考虑观众的意愿呢?
与观众斗智斗勇智能木马。张永琛的建议是“绝不会服从观众,但是一定要给观众一个惊喜,这是创作的原则。一个好的编剧,应该学会跟观众斗智斗勇。”作为“中国第一编剧团队”,张永琛表示派乐有幸能够拿到每一集播出时观众兴奋点的具体数据。这种真实数据显然是具备很大参考价值的。但影视作品是在帮观众圆梦,梦想就代表了有意外的惊喜,所以决不能顺从观众,全在他们意料之中也就失去最初的期待感了。

著名导演、五元文化创始人五百
五百也从导演的角度对张永琛的建议给予了肯定。他也认为“绝不能妥协于观众正常思维的想象,把不可能做成可能,让观众感觉既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
不论是身为编剧的张永琛还是作为导演的五百太湖美歌词,他们都热衷于给观众营造意料之外的惊喜,既是与观众在剧情想象中的斗智斗勇,也是在为观众的梦境开疆扩土。美国也一样,只不过他们的方式更“血淋淋”,如果说中国的方式是拓展了梦境飒漫画官网,美国则直接将梦打碎。
让观众非常意外。《国土安全》在播出中曾出现非常令人意外的一个状况:男一号死了。在一般的影视作品中,主角常常会面对各种危险困境,但到最后一秒,总会获救。这就是所谓的“主角光环”,但像这种把男一号“杀死”的状况极为罕见,堪称突破。Vaun Wilmott笑着表示,这实际上是尊重了观众的想法,他们不想杀死弗兰迪,因为他们太喜欢了。在剧集之间,你必须要让观众非常意外。这种把男一号杀死的方式,在好莱坞将越来越常见。比如《权利的游戏》,总是有演员死掉。他透露,下面将有观众很喜欢的演员又被杀死了。

如此非常意外的手法的确是一种突破柯哀分析文,完全打破了观众的想象和期待,但这种手法也不能过度使用。完全牵引观众向前走,是每个影视创作人都想做到的,却也是最为困难的,尤其在系列剧中,如何让观众持续保持关注和兴趣,值得所有影视从业者不断探索。
--END--
【第一制片人服务影视创业者】
2013年6月创立西直门宾馆,微信内创建最早、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影视商业圈平台
关注中国最具创造力的制片人
汇聚能够引领中国电影未来成长的商业力量
中国影视人学习、创作、 交流、宣传、交易的必要工具
传递影视人和商人们最新动向和信息
组织国内外各种培训、沙龙、论坛等行业分享
帮助影视人获得更多信息、资源并达成各种合作
业务合作:dyzpr816
我们在一起, 看看将来影视业是个什么样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