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癌晚期能活多久中小学生的福音(总第246期)-炎凉疯弹

中小学生的福音(总第246期)-炎凉疯弹

静心聆听
第十三篇

第十一回 夕阳斜照寒雁背
玉笛吹飞征夫泪
01
原文
范仲淹《渔家傲①· 秋思》
塞②下秋来风景异,
衡阳雁去③无留意,
四面边声④连角起。
千嶂⑤里,
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
燕然未勒⑥归无计,
羌管⑦悠悠霜⑧满地。
人不寐⑨,
将军白发征夫泪。
02
注释
①渔家傲:词牌名,又名《吴门柳》、《忍辱仙人》、《荆溪咏》、《游仙关》。
②塞:边界要塞之地,这里指西北边疆。
③衡阳雁去:传说秋天北雁南飞,至湖南衡阳回雁峰而止。
④边声:边塞特有的声音,如大风、号角、羌笛、马啸的声音。
⑤千嶂:绵延而峻峭的山峰;崇山峻岭。
⑥燕然未勒:指战事未平,功名未立。燕然:即燕然山,今名杭爱山,在今蒙古国境内。据《后汉书·窦宪传》记载,东汉窦宪率兵追击匈奴单于,去塞三千余里,登燕然山,刻石勒功而还。勒:雕刻。
⑦羌管:即羌笛,出自古代西部羌族的一种乐器怪胎圣妃。
⑧霜:不可拘泥于秋霜,亦可理解为皎洁之月色。
⑨寐:睡,不寐即无法入睡。
03
白话翻译
边塞秋天一到,风景迥异,萧瑟顿生,向衡阳飞去的大雁对边塞毫无留恋之意。胡笳悲凉,战马吟啸,与军中的号角声交织在一起,充斥耳畔。长烟直上,落日寂静,群山环绕的边塞孤城,城门紧闭。
饮一杯边塞的浊酒,思念万里之遥的家乡。然而还未曾像窦宪那样杀敌建功、勒石燕然,又怎能还乡?在寒霜遍地、羌笛悠悠的边塞秋夜中,远征的将军和士兵思乡报国之情纠缠交织,彻夜难眠、泪水暗流,华发顿生。
04
炎凉屠解
一夜西风凋塞碧,
两行寒雁拂云翳,
四面边声回绝壁。
残照里,
夕烟袅上孤城闭。
遥望乡关持酒立,
长怀伯度①铭石记,
梅落②横吹③霜满地。
心惊悸,
征尘掩面征夫泣。
05
自注
①伯度:窦宪的字。
②梅落:即《梅花落》,笛子传统名曲。高适的《塞上听吹笛》一诗中“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一夜满关山”中“梅花”也是指乐曲《梅花落》。因该乐曲流行于中原,故借以表达思乡之意。
③横吹:乐器名。即横笛,又名短箫。王维《送宇文三赴河西充行军司马》诗:“横吹杂繁笳,边风卷塞沙。”
06
病猫吟
提起范仲淹,人们首先会想起千古名篇《岳阳楼记》,并不由自主吟诵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句。殊不知,范仲淹在词的创作上也颇有建树。他的词一扫婉约派秾艳浮华、缠绵幽婉的绮靡之风,以社会现实和家国情怀入词,风格慷慨雄放、苍凉辽阔,开豪放派词风之先河。
这首《渔家傲》,可以说是范仲淹豪放词风的代表作之一。这首词是范仲淹在陕西延州(今陕西延安)和耀州(今陕西耀县)守边时所作。人到中年,经历宦海浮沉和人生坎坷;长在江南、远赴千里之外的陕北守边,感受边塞的萧瑟秋风,勾起词人的思土怀乡深情;远望战地的苍凉辽阔,唤起词人建功报国豪情。
上片用寥寥数笔,不仅勾勒出边塞萧瑟肃杀的秋景,也寓情于景,表达了词人的思乡之情。“塞下秋来风景异”,边塞的秋天与词人家乡苏州的秋天肯定迥然不同,这里的“异”字,不仅指塞北与江南秋景迥异,也描写了词人作为江南人,对边塞秋景萧瑟、秋风逼人寒凉之感的切身体会,确定了整首词萧瑟苍凉的基调。接下来的大雁南归、边声四起、长烟落日、群山环绕中孤城紧闭童心回放,将一副充满肃杀之气的战地风光画面展现在读者眼前。
下片着重抒情。“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高度浓缩了作者思乡之情和报国情怀的纠结。一杯思乡酒,万里归家路。思乡,却不能归、不敢归、不愿归,因为“燕然未勒”——战争还没有取得胜利,建功报国的愿望还未曾实现,还乡又从何谈起!词人在思乡和报国中纠结,只有借酒排解,然而,一杯浊酒又怎能消除浓厚的乡愁!塞北的秋夜,霜重风寒,羌笛悠悠。彻夜难眠、徘徊于庭前的词人,平添了几根白发,而他手下士兵,哪一个不是在深夜流着思乡之泪呢!此时,词人作为将军,与士兵一样,处在爱国激情与思乡之情的矛盾中。整首词中,从“长烟落日孤城闭”的黄昏到“羌管悠悠霜满地”的秋夜,词人笔下的边塞,无不被染上苍凉悲壮的色彩;从华发顿生的“将军”到思乡落泪的“征夫”,无不在杀敌卫国和回乡团聚中纠结,让人读来,也欲迎风长啸,顿生一唱三叹之感。
07
备注
范仲淹(989年—1052年),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字希文。祖籍邠(今陕西邠县),后徙苏州吴县(今属江苏)。官至枢密副使,相当于副总理。守边多年,西夏称他“胸中自有数万甲兵”。“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便出自其名篇《岳阳楼记》。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第十二回“一觞一咏一曲悲,一去一回一人醉”。

第十二回 一觞一咏一曲悲
一去一回一人醉
01
原文
晏殊《浣溪沙①》
一曲新词酒一杯②,
去年天气旧亭台③。
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④独徘徊。
02
注释
①浣溪沙:唐玄宗时教坊曲名,后用为词调。沙,一作“纱”。
②一曲新词酒一杯:此句化用白居易《长安道》“花枝缺入青楼开,艳歌一曲酒一杯”。一曲:一首。因为词是配合音乐唱的,故称“曲”。新词:刚填好的词。
③去年天气旧亭台:是说天气、亭台都和去年一样,隐含物是人非之意。此句化用五代郑谷《和知己秋日伤怀》诗句:“流水歌声共不回,去年天气旧池台。”晏词“亭台”另有版本作“池台”。
④小园香径:花草芳香的小径,或指落花散香的小径。
03
白话翻译
我填一首新词听一支新曲,饮尽了这一杯美酒。明丽的春光,和煦的春风,亭台楼阁,依旧是去年时节不变的风致。问一声渐渐西沉的残阳,你什么时候再回来?
鲜花凋谢,对此我也无可奈何;燕子归来,尹惠熙翩翩飞舞,似曾相识。这一切触动了我的情肠,让我在小园的花径上长久地独自徘徊。
04
炎凉屠解
一曲新词“忆故人”,
去年天气“沁园春”,
夕阳西下“楚云深”。
无可奈何“南浦月”,
似曾相似“翠楼吟”,
小园香径“醉花阴”。
05
自注
屠解引号中皆为常用词牌名,其中“忆故人”全称为桃源忆故人。
06
病猫吟
生命意识,宇宙意识是古人歌咏的主题,亘古不变,常咏常新。敏感多情的诗人,在大自然风物的变与不变中了悟生命的意义。曹操面对赤壁的明月清风,对酒当歌,歌的是人生“去日苦多”,生命短暂。晏殊对酒而歌,吟咏的又是哪样情愫呢?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新春新气象,当有新词来应和,所以有一曲新词之说。然而,年年岁岁花相似,和煦的春风催开了鲜花,唤回了燕子,这一切不都是和去年、前年乃至生命中的每一个春天一样的景物吗?诗人在似曾相识的景物中沉吟,时光真的在流逝?抬眼而望,夕阳已经渐渐落山了紫金陈。是的,似曾相识毕竟不是昨日重现,时光在流逝,生命何曾能停滞不前?那落下的夕阳,明天还会升起。可是明天升起的太阳,与今天落下的太阳真的是同一轮太阳吗?
花朵飘零,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燕子去了又来,也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这来来去去间,时光就这样悄然而逝了。这如何不让诗人惆怅,流连徘徊于小径呢?
古往今来,诗人哲学家们对生命的流逝歌咏迭出。而晏殊的这首词清淡柔缓,雍容大气,独树一帜,获得了世人极高的评价。
07
备注
晏殊(991年—1055年),字同叔,抚州临川(今江西)人。北宋著名文学家、政治家。十四岁以神童入试,赐同进士出身,官至宰相,廉洁清正,选贤任能,范仲淹、欧阳修等能臣名士皆出其门下。晏殊诗、词、文、书无不擅长,尤工小令,风格含蓄婉丽,与其子晏几道,被称为“大晏”和“小晏”,又与欧阳修并称“晏欧”。

欲知后事如何刘积福,请看第十三回“小山酒醉心未醉,放纵梦魂会玉女”。

第十三回 小山酒醉心未醉
放纵梦魂会玉女
01
原文
晏几道《鹧鸪天①》
小令②尊③前见玉箫④,
银灯⑤一曲太妖娆。
歌中醉倒谁能恨,
唱罢归来酒未消。
春悄悄,夜迢迢⑥,
碧云天⑦共楚宫遥。
梦魂惯得无拘检⑧,
又踏杨花过谢桥⑨。
02
注释
①鹧鸪天:词牌名。又名《思佳客》《半死桐》《思越人》《醉梅花》。双调,五十五字,上、下片各三平韵。
②小令:词调体式之一,指短小的词。词是与燕乐相配合的。在燕乐中节奏明快的一段称为“曲破”,最为明快的一段即小令。曲破,是指将一部大曲破开用其中的一遍演作歌舞,通常有曲而无词,并将相关故事融入其中,类似歌舞戏。
③尊:同“樽”,古代的盛酒器具。
④玉箫:此代指一位歌女。唐范摅(shū)《云溪友议》卷中《玉箫记》载:唐韦皋少游江夏,馆于姜氏。姜令小青衣玉箫服侍,因渐有情。韦归省时,约五至七年娶玉箫。后衍期不至,玉箫遂绝食死。后转世,仍为韦侍妾。
⑤银灯:银白色的灯盏。另说为宋代流行艳曲《剔银灯》,此处不采。
⑥夜迢迢:形容夜漫长。
⑦碧云天:天上神仙所居之处。楚宫:楚王之宫殿,指代玉箫之住所。此处暗用楚王与巫山神女的典故。
⑧梦魂:古人以为灵魂在睡梦中会离开肉体,故称为“梦魂”。惯得:纵容,随意。拘检:检束,拘束。
⑨谢桥:唐宰相李德裕的侍妾谢秋娘是当时著名的歌妓,李曾作《谢秋娘》悼念她。后因以“谢桥”代指女子居所。
03
白话翻译
在节奏明快的旋律中,举杯时眼前一亮,身材曼妙的歌女亭亭玉立;银色的灯盏下,柔婉动听的天籁之音,更让冶容娇羞欲滴。只恨这,歌声增添了酒量,美酒又甜美了歌声,是陶醉于歌声,还是沉醉于佳酿,只是这歌停酒罢,辗转反侧难入眠。
春思悄悄钻入心房,春夜遥遥阻断睡梦,怎奈碧云仙居天际遥远,楚宫亦触手难及,唯有这梦魂无羁,纵放飘逸仙朝帝师,踏着满地的杨花,走向那魂萦梦牵的天仙宫阙。
04
炎凉屠解
曲破金杯舞柳腰①,
灯华光影冶容娇。
歌中岂惧连觞醉,
酒后偏合浓睡消。
春正好,夜还迢,
谢桥更似鹊桥遥。
幸得魂梦无拘束,
乘月临窗探玉箫。
05
自注
①金杯舞柳腰:婀娜的舞姿映照在酒杯中。
06
病猫吟
“小晏”晏几道疏狂落拓,其词在整个北宋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这不仅是因为出身诗词世家,文学修养高,尤其是在营造诗词意境和炼字遣词方面,其功夫更是炉火纯青。这首《鹧鸪天》就是词人较为典型的代表作。
上下两阕,勾勒出两个非常精致的画面。上阕描摹的是一次春夜宴会的艳遇。非人力所为的天作之合,“小令”旋律明快的音乐氛围,举杯对饮的“尊前”垫铺,“玉箫”登场时的眼前一亮,哇,偶的女神!这时,既有“银灯”的摇曳,词曲的缠绵回环,还有那歌女的曼妙和“妖娆”,在柔婉销魂的歌声中,在酒酣微醺中,或看或听或嗅或思,浓浓的醉意,甜甜的回味,“唱罢归来酒未消”,这是何等销魂的一个夜晚!
下阕写归来后的情事侠女游龙。春天万物勃发,春事自然悄悄钻入心房,春季的夜晚依然漫长杳渺,怎奈“碧云”仙居遥不可攀,“楚宫”虽近亦难触及。“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也只有和着酒劲辗转反侧,让“梦魂”肆意飞扬。这也是本词的点睛之笔。非常方正的理学家程颐,在听到“梦魂”一句时,笑着说“鬼语也!”显然,这鬼语是针对句中幽妙的意境讲的。沉思静想,也只有小晏这样的“鬼才”,才能造出这“鬼语”。
07
备注
晏几道(1048?—1113?卵巢癌晚期能活多久),宋代词人。字叔原,号小山,抚州临川(今属江西)人,乃晏殊第七子。其个性耿介,不肯依附权贵。工令词,情调感伤,风格婉丽,与其父齐名,时称“二晏”。有《小山词》传世。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第十四回“今夜烽火报平安,明朝走马宜春苑”。

第十四回 今夜烽火报平安
明朝走马宜春苑①
01
原文
陆游《秋波媚·七月十六晚登高兴亭②望长安南山》
秋到边城角声③哀,
烽火④照高台。
悲歌击筑⑤,凭高酹(lèi)酒⑥,
此兴悠哉。
多情谁似南山月,
特地暮云开。
灞桥⑦烟柳,曲江⑧池馆,
应待人来⑨。
02
注释
①宜春苑:秦汉时在曲江所建皇家苑囿,汉时名宜春下苑。
②秋波媚:词牌名,又名“眼儿媚”。双调四十八字,前片三平韵,后片两平韵。高兴亭:亭名,在南郑(今属陕西)内城西北,正对当时在金占领区的长安南山。南郑地处南宋抗金前线,当时陆游在南郑任上。
③角声:行军打仗用的鼓角之声。
④烽火:古代边防措施,于高峰处建台王韵婵,镇守士卒于敌炬,白昼举烟,夜间置火,警视军民作好防御和迎敌准备。后又有每日初夜放火一炬,谓之平安火。此处指报前线无事的平安烽火。高台:指高兴亭。
⑤筑:古代的一种弦乐器。此处化用高渐离击筑为荆轲送行之典。
⑥酹酒:把酒洒在地上的祭祀仪式。
⑦灞桥:在今陕西西安城东,为唐代长安名胜。唐人送客至此桥,折柳赠别。
⑧曲江:池名,在今陕西西安东南。自秦开始在此建造皇家园林,隋文帝、隋炀帝时大兴土木,到唐玄宗时达到鼎盛。
⑨应:应该。人:指宋军,也包括作者孙虹烨。
03
白话翻译
秋天降临边城,号角阵阵声声悲哀;报告平安的烽火映照着高兴台。敲击古筑放声悲歌,登高望远,洒酒祭祀大地,这种收复关中国土的豪情悠然满怀。
谁能像南山明月那样多情,特地把层层暮云冲开?灞桥边如烟的翠柳,曲江畔的馆舍,也应该是翘首以盼,等待南宋将士收复失地胜利归来!
04
炎凉屠解
画角楼头趁秋风,
烽火报边宁。
悲歌易水,鸟瞰南岭①,
剑指黄龙②。
今宵明月最多情,
照破暗云重。
灞桥金柳,曲江银榭③,
列阵来迎。
05
自注
①易水:指荊轲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南岭:即秦岭。
②黄龙:即黄龙府,在今天吉林境内,乃金人老巢。
③金柳:秋天发黄的柳树。银榭:月光下的亭台楼阁。06
病猫吟
南宋大诗人陆游一生主张抗金救国,1172年春,48岁的他,受当时抗金重臣四川宣抚使王炎之邀,来到南郑,任其干办公事兼检法官,参与军机。长安已经沦陷,南郑则为抗金前线。这年秋天,农历七月十六日晚上,月亮东升,冲破天空层云,南郑、长安之地尽披银辉。他登上高兴亭,举目远眺。一个“望”字尽显其爱国复土、祈盼胜利的情怀。
上片写诗人悲歌洒酒。城中吹响悲哀的号角,高兴台燃起平安烽火。他为朝廷丢失国土而悲,为高兴亭而兴,为戎边将士用命而兴。于是击筑悲歌特警犬王,登高望远,洒酒祭土。一腔热血沸腾,收复关中一带国土的豪情壮志油然而生,不可遏止。
词的下片唐功红,写诗人渴望收复失地。他浮想联翩,凝望南山明月,明月也与诗人一样多情,善解人意,今晚特意冲破乌云笼罩。灞桥边如烟的杨柳,曲江池旁的馆舍,也知我心,也应该是翘首以盼,等待着南宋的将士们杀敌破阵、大胜金兵,胜利归来!这里诗人移情于物,淋漓尽致地表达了他希望恢复国土的决心。
这首词即景吟咏,不是一般文人的装腔作势,而是诗人高尚情怀的真实写照。词的上片写一个“哀”字,充分表达了词人对国土沦丧的惋惜和悲哀。下片充分表达了“高兴”的“兴”。整首词触景生情,因情而行,情景交融,由“哀”到“兴”,反映了作者的乐观主义精神和爱国壮志豪情。
07
备注
陆游(1125年—1210年),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绍兴)人,南宋文学家、史学家、爱国诗人。陆游生逢北宋灭亡之际,少年时即深受家庭爱国思想的熏陶。其“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诗句,曾令多少男儿热血沸腾,可惜屡遭投降派打压,一生抱负难展,八十五岁时绝笔赋诗《示儿》云:“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字里行间流露出不尽的遗憾。
陆游一生笔耕不辍,诗词文俱有很高成就。其诗语言平易晓畅、兼具李白的奔放与杜甫的沉郁,传世诗词近万首,是名符其实的丰产大家,放眼中国古代诗坛,无人可望其项背。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第十五回“弹剑向天啸,对镜叹身老”。


第十五回 弹剑向天啸
对镜叹身老
01
原文
辛弃疾《破阵子①·为陈同甫②赋壮词以寄》
醉里挑灯看剑③,
梦回吹角连营④。
八百里分麾(huī)下炙⑤,
五十弦翻塞外声⑥。
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⑦飞快,
弓如霹雳弦惊。
了却君王天下事⑧,
赢得生前身后名。
可怜白发生!
02
注释
①破阵子:词牌名。原为唐玄宗时教坊曲名,出自《破阵乐》。
②陈同甫:陈亮(1143—1194),字同甫(一作同父),南宋婺州永康(今浙江永康县)人。与辛弃疾志同道合,结为挚友。其词风格与辛词相似。
③挑灯:把灯芯挑亮。看剑:抽出宝剑来细看。刘斧《青锁高议》卷三载高言《干友人诗》:“男儿慷慨平生事,时复挑灯把剑看。”
④梦回:梦里遇见,说明下面描写的战场场景,不过是作者旧梦重温。吹角连营:各个军营里接连不断地响起号角声。角,军中乐器,长五尺,形如竹筒,用竹、木、皮、铜制成,外加彩绘.名曰画角。始仅直吹,后用以横吹。其声哀厉高亢,闻之使人振奋。
⑤八百里:牛名。典出《世说新语·汰侈》篇:“王君夫(恺)有牛,名八百里驳,常莹其蹄角。王武子(济)语君夫:‘我射不如卿,今指赌卿牛,以千万对之。’君夫既恃手快,且谓骏物无有杀理,便相然可,令武子先射。武子一起便破的,却据胡床,叱左右:‘速探牛心来!’须臾炙至,一脔便去。”苏轼《约公择饮是日大风》诗:“要当啖公八百里,豪气一洗儒生酸。”分麾
下炙:把烤牛肉分赏给部下。麾下:部下;炙:切碎的熟肉。
⑥五十弦:原指瑟,此处泛指各种乐器。典出《史记·封禅书》:“太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为二十五弦。”李商隐《锦瑟》诗:“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翻:演奏。塞外声:通常解释为悲壮粗犷的战歌,但不可拘泥于此。塞外声亦可指金兵所熟悉的思乡曲,以此来瓦解敌方斗志也是题中应有之意,相传楚汉相争时,张良就曾在彭城(今徐州)九里山,以哀惋的箫声令楚军士气低落。人们耳熟能详的“四面楚歌”更是最好的注脚。由此看来乐器也是武器,音乐也能杀人于无形。
⑦的卢:良马名,一种烈性快马。《相马经》:“马白额入口齿者,名曰榆雁,一名的卢。”
⑧了却:了结。君王天下事:此处特指收复中原事。
03
白话翻译
醉梦里挑亮油灯观看宝剑,梦中回到了当年号角连响的各个营垒。把烤牛肉分给部下,乐队演奏北疆歌曲。这是秋天在战场上阅兵。
战马像的卢马一样跑得飞快,弓箭像惊雷一样震耳离弦。作为军人的我一心想替君主完成收复国家失地的大业,取得世代相传的美名。可怜时不我待,已成为白发人!04
炎凉屠解
醉舞青龙①灯下,
梦接画角城头。
分啖(dàn)神牛②飞虎③啸,
连演番音④宝瑟幽。
厉兵驱贼胡⑤。
铁骑扬沙卷草,
檀弓挟雨杀仇。
收复河山平四海,
成就功名播九州。
醒觉双鬓秋。
05
自注
①青龙:指青龙剑,乃唐代名剑。唐殷成式《酉阳杂俎》:“唐开元中壹支付,河西骑将宋青春每阵,常运剑大呼,……吐蕃曰:‘尝见青龙突阵而来,兵刃所及,若叩铜铁,谓为神助将军也。”
②分啖神牛:即分食。神牛指代原词中的“八百里”。
③飞虎:指虎儿军,由辛弃疾亲自训练的一支令金兵闻风丧胆的铁军金狮子史基。
④番音:即原词之“塞外声”。
⑤贼胡:指代金兵。
06
病猫吟
宋词军旅题材中最壮美的首推辛弃疾的这首《破阵子》。这个词牌来自于李世民《秦王破阵乐》,秦王破阵舞场面尤为壮观,所以这个词牌能够体现这种音乐背后的雄心壮志,而能尽其意的唯辛弃疾这首壮词。
“挑灯”就是挑亮灯芯,仔细端详。辛弃疾本来就是一个文人武将,“挑灯看剑”体现了他是一个真正的沙场搏杀的将军和一个功夫高手的本能。一般文人对沙场激情的想象与描写,多少有些隔靴搔痒。即使苏轼这样的不世之材,也只是凭借爱国热情去梦想“西北望,射天狼”,他们大多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军营生活。唐代诗人高适、岑参、王昌龄、王翰都有过军营生活,宋代范仲淹更是统兵大将,但是就词的气魄而言,似乎这首《破阵子》更为悲壮。“梦回吹角连营”说明辛弃疾是做梦回到了自己无比熟悉的真实生活。“八百里分麾下炙”一下子就让人感觉出了这才是真正的武将才了解的战场情形,没有军旅生活的文人是写不出这么有特点的词句的。
辛弃疾最难能可贵的是他出生和成长的地方都是在敌占区。加之祖父的熏陶教育,使得他一直保有一颗爱国之心,他最伟大的壮举就是以惊人的勇敢和果断叶继欢,率五十多人夜袭金军五万大营。辛弃疾浑身是胆,直冲金军主将大帐,一刀斩下叛徒张安国的人头,又风驰电掣全身而还,创造了战争史上的神话。正应了那句“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辛弃疾作为一个战士的人生使命和价值所在就是“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这首词大气磅礴豪健英武,不愧是壮词,配得上秦王破阵乐。然而最后一句竟然急转直下——“可怜白发生”,于豪放之外顿生沉郁顿挫,这一句的逆转,就像是反转剧,从不断攀升的沙场豪情,急转直下跌回冰冷现实,英雄无用武之地,报国壮志难酬,何等的悲壮苍凉!文可敌千古,武可扫万军。空有凌云壮志,赤胆忠心,然而朝廷的无能,个人才智无法实现,屡屡因正大光明之志横遭打压,悲愤到无以复加。这醉里梦里才能表现的壮志豪情、战场杀敌,醒后也只有空余叹了吧。
07
备注
辛弃疾(1140年-1207年),南宋词人。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别号稼轩,历城(今山东济南)人。豪放词派代表,人称词中之龙,与李清照并称“济南二安”。辛弃疾与陆游最大的相同之处在于,一生都把洗雪国耻,收复失地作为自己的事业,虽屡遭主和派打击,却百折不挠;两人在文学创作上则花开两枝,陆着力于诗,而辛倾心于词,传世词作达六百余首,数量之富,质量之优,皆笑傲两宋。

诗词屠解:炎凉
病 猫 吟:李漱玉、江河、静水流深、一棵树、三瘦清阁
白话翻译:李漱玉、江河、静水流深、一棵树、三瘦清阁
音 频:世凯
统 筹:若泥
图文编辑:千寻瀑、龙门鲤
文字校对:若泥、千寻瀑、龙门鲤
后台技术:赵进
版权所有,欢迎转载,注明出处,图片来自网络。
炎凉疯弹坚持原创
凤栖梧是专门为诗词爱好者开辟的发表力作的专栏,欢迎同道同好,不吝赐稿!
投稿邮箱:yanliangfengtan@163.com

Hello,伙伴们
关注“炎凉疯弹”,等于为孩子请了一群公益国学教师。
文章归档